第六十六章 自食恶果
作者: 蓝潇潇更新时间:2019-10-26 13:11:29章节字数:2037

  后厨内。

  

  “秋月,这次不用你来打下手,你在门口守着便是,不是什么难做的事。”

  

  柳亦?笑吟吟的将秋月拦在门外,然后便转身进了厨房。

  

  “小姐,真的不要奴婢给您打下手吗?”

  

  秋月有些担心,怎么能让小姐千金之躯去做那些腌臜之事呢?这些事本来就是她这种身份卑贱的下人做的事,她不该让小姐去碰那些东西的啊。

  

  “小姐,你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啊,这些腌臜之事,本就是奴婢的分内之事,怎么可以让小姐亲手去做,这不合您尊贵的身份啊!”

  

  秋月说着就要进门去将柳亦?手中的木柴抢下来。

  

  “诶,秋月,你怎的不听我的话了?我叫你站在外头,你就得给我站在外头,不许进来!”

  

  柳亦?板着脸,有些不高兴。

  

  秋月那些乌七八糟的言论到底是跟谁学的?什么身份卑贱不卑贱的,尊贵不尊贵的,有什么意思?

  

  “小姐,奴婢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啊!”

  

  秋月一脸诚挚。

  

  “你在瞎说些什么?谁教给你的?我是不是和你说过,我们之间不分尊卑贵贱?你都记到哪儿去了?我可不记得我教过你说这些不可理喻的话。少给我扯什么肺腑之言不肺腑之言的,我不信这些话就是你真心想要说的,你要说就给我说正经的理由,能够说服我的理由,你懂我的意思么?你能明白吗?”

  

  柳亦?反问的秋月哑口无言。

  

  “小姐,奴婢...”

  

  秋月瘪了瘪嘴,有点委屈。

  

  “我是不是还和你说过,在我面前不用自称奴婢?这你也忘了?你存心要气我是不是?”

  

  柳亦?板着脸,语气有点凶。

  

  “秋月知错了,小姐罚我吧。”

  

  秋月低下了头,一副做错了事等着受罚的委屈样。

  

  “这样吧,罚你,过来给我生火。”

  

  柳亦?开了口。

  

  “是,小姐,秋月这就过来了。”

  

  秋月喜笑颜开。

  

  ......

  

  陈芸雅房中。

  

  天气似乎更冷了些,呼啸的风拍打着门窗,哐啷作响。

  

  柳姒玥的的床边烧了三个炭盆,火烧的很旺,红光透过几层纱帐,打在了柳姒玥苍白如雪脸上,顿时整个人都显得鲜活了几分。

  

  像是柳姒玥只是安稳的睡着了,而不是昏迷不醒、危在旦夕。

  

  一个小丫环蹲在床边,守着三个炭盆,若是火烧的不旺了,便时不时地拨一拨里头的炭、或者添一块炭进去,不多时,炭盆里便烧的劈啪作响,火光映的小丫鬟的脸颊红扑扑的,脖子和耳后也渐渐的起了一层薄薄的汗。

  

  可能是太暖和的缘故,时不时地又有些困意席卷而来,小丫环便像个喝醉酒的人一样,摇摇摆摆的。

  

  本来这幅画面应该是非常温馨的。

  

  确实很温馨啊,若是与里间相比较起来。

  

  如果说外间温暖的像初春的太阳,那么里间就是真正的冬天,甚至比外面还要显得凄冷几分。

  

  里间里空荡荡的,有一张供人坐着歇息片刻的竹席,旁边有一张小几,上头有一盏烧尽了油的灯,摊着一本经书,墙上挂着一张富有禅意的画,下头还供着一座小小的佛像,具体是什么佛,陈芸雅也看不真切。

  

  因为这屋里实在是太黑了啊。

  

  陈芸雅只穿着单衣,跪坐在席子上,呆愣愣的瞪着佛经上的字,可是无论她怎么睁大眼睛去看,去想,都看不清那一行字写的是什么。

  

  她的眼睛十分酸涩了,她抬手摸了摸,感觉有些热、又有些肿,她觉得十分奇异。

  

  片刻后,她笑了,可是却笑得比哭还难受。

  

  也是了,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哭了多久,现在是什么时辰了,她除了能感觉到哭的时候的撕心裂肺,其他的感觉,似乎都离她很远,她感受不到。

  

  就像现在是寒冬,她却不觉得冷一样。

  

  这屋子这么黑,她却觉得很亮。

  

  可能,她就适合黑暗吧。

  

  在这里呆着多好啊,什么都不用想,什么都不用去做,也什么都不需要。

  

  可是,突然,从外面传来了一点声响。

  

  她听不真切,她的感官封闭了许久,这时候想用,却跟不上她迫切的心。

  

  “小姐?你醒了?”

  

  小丫鬟惊喜的声音传了进来。

  

  什么小姐,醒了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吗?

  

  她也一直醒着呢,怎的不见有人大惊小怪?

  

  “我娘呢?”

  

  一个虚弱的女声传了过来,那声音十分虚无缥缈,陈芸雅却真真切切的听见了。

  

  这是谁呢?怎么这般熟悉?

  

  “我娘呢?我想见她。”

  

  那个声音再次传来。

  

  “玥儿?玥儿醒了?”

  

  陈芸雅瞬间清醒过来。

  

  她疯了一样的跑了出去,一把推开了那个小丫鬟。

  

  “玥儿,你醒了,饿不饿,娘叫人给你煮碗面吃啊。”

  

  陈芸雅的眼窝和脸颊都凹陷的很厉害,眼睛布满血丝,发髻散乱,还多了许多银丝,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二十岁。

  

  “娘?你这是,怎么了?”

  

  柳姒玥迟疑了一会才开口。

  

  “娘没事,只要你醒了就好,你饿不饿啊,渴不渴啊,需要什么就和娘说,娘就在这里,哪儿也不去。”

  

  陈芸雅还是一脸关切的看着柳姒玥,没有回答柳姒玥的问题。

  

  “我有点渴了,也有点饿了,娘你看着吩咐下人去做吧。”

  

  柳姒玥虚弱地说道。

  

  如果只是看这么一幅画面,不去追究事情的原委,倒还真是有点被这对母女给感动了呢。

  

  可惜,画面再美好,也挡不住她们两个身体里直接散发出来的灵魂的腐败味道。

  

  小丫鬟立在一边,手无足措。

  

  陈芸雅从里间跑出来的样子,实实在在的把她给吓坏了。

  

  发髻散乱,神情恍惚,脸颊凹陷又衣衫不整的陈芸雅,像极了能让她做噩梦的女鬼。

  

  她想走,可是她又不能走。

  

  她只能站在床边等待陈芸雅的吩咐。

  

  “你,去给小姐做碗阳春面来,少放点辛辣的东西,素素的做碗面就行,懂了没有?”

  

  陈芸雅脸上疯魔的表情没有了,只是淡淡的,机械一般的看着小丫鬟,一张一合的嘴,像是一棵树上的裂纹,干裂而粗糙。

第一卷 正文
- 收起
为该书点评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
更多登录方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