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 白月光现身
作者: 哆啦A有个梦更新时间:2019-10-26 13:04:07章节字数:2074

  “董于唯?”

  

  木子冥身形一顿,心中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。是啊,只有她是最合适的人选了。

  

  他培养了她这么久,不就是为了这样的一天么?

  

  “知道了,本王回头会进宫一趟,吩咐她的。”木子冥强忍住心头那抹异样的情绪,朝肖申挥了挥手,“上次让你查的徐婉容,结果如何?”

  

  “回禀王爷,那个徐太尉幼年曾经在徐州住过,那里位于隆夏庆元两国边界处,战事常起,为了避免祸乱,徐太尉一家便举家搬离徐州来到京城,可惜中间遇到流寇作乱,一大家人便分散开来。前几个月,徐太尉在街上看到一人长相颇为熟悉,后来才认得那是徐州的亲戚,一大家人便就此团聚,而徐婉容也就因此成了徐太尉失散多年的侄女。”

  

  木子冥背着手一边在房中来回踱步,一边头脑飞速运算,思考这件事的真实性。几个月前,那大概正好是凌月兮失踪的时间。

  

  怎麽事情就这么巧,凌月兮刚一失踪,徐太尉就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侄女徐婉容。

  

  偏偏这两个人给人的感觉,竟是如出一辙,简直像同一个人一样。

  

  木子冥越想越觉得不对,他恨不得亲自前往徐府验证一番,可是徐太尉三番两次的驳了他的请帖,不给他这个机会,急得木子冥只能在府上团团转。

  

  这次,木子冥决定不再等下去了,不管徐太尉这次再找出什么样的借口,他都必须亲眼见一番徐婉容。

  

  看看她到底是不是那个女人。

  

  再也按捺不住等待的心情,木子冥急匆匆的从王府赶路前往徐太尉府上,他这次下定了决心,不管怎样也一定要一睹徐婉容真容。

  

  原本以为这次又会像前两次一样被徐太尉各种拒绝,没想到徐太尉直接同意了。

  

  “侄女婉容就在后院,老夫命人带您前去。”

  

  说着,徐太尉唤来身边的一个丫鬟。

  

  在小丫鬟的带路下,木子冥一路畅通直往,终于在一个亭子下见到了那个心心念念的人。

  

  亭子四周挂着一层层如雾如幻的白纱,一阵风吹来,白纱自下而上涌动,如白烟袅袅,少女穿着一袭白衣独自抚琴,声因如珠玉散落,清脆琅琅。

  

  木子冥在距离亭子只有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,他没有继续前进,而是默默的聆听,眼中眸色变了变,里面似有万千星光闪动。

  

  这个音律,正如他曾经手把手教给月兮那般。

  

  直到一曲终了,徐婉容这才缓缓抬头看向来人,她面上还带着洁白的面纱,将下面的半张脸遮挡的严严实实,让人看不清楚模样。

  

  少女起身行了个礼,望向木子冥的眼中柔情似水,“不知王爷驾到,小女有失远迎,还请恕罪。”

  

  “月兮?”

  

  木子冥嘴唇微微动了动,最终还是将没忍住喊出了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名字。见徐婉容没有反驳,木子冥激动的三两步走上了前,兴奋的抓住徐婉容手腕,“是不是你,你是不是月兮?!”

  

  闻言,徐婉容叹了口气,一只手将脸上的面纱解了下来。木子冥忍不住睁大了双眼,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幕,随着面纱飘逸而落,少女露出一张倾国倾城之姿,面若皎月,眼含春水,眉不描而黛,唇不染而朱。

  

  好一副国色天香,正是木子冥苦苦寻找的凌月兮。

  

  “王爷。”凌月兮娇滴滴的喊了一声,声音如黄莺初啼,甚为动听。

  

  猜测瞬间成了真,木子冥震惊的愣在了当下,半晌后他才苦笑一声,“惜夕节当晚,那个吹箫的人便是你吧?”

  

  凌月兮原本以为木子冥会气愤的质问自己当初的事情,没想到木子冥竟然提到了这个,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,“是,我一直想要找你,可是却没机会,所以惜夕节当天我进了宫,故意吹奏那首曲子,就是希望你听到着熟悉的韵律后前来找我。可惜太后嫌我扰了她清净,便将我赶出宫去了。”

  

  说着,凌月兮一脸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,柔若无骨的往木子冥身上靠,“冥哥哥,难道不问问我当初为什么突然从你身边离开么?”

  

  少女身上的魅香传入鼻中,木子冥大力甩开了凌月兮,皱着眉头连连后退了两步,看向凌月兮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狠戾,他双手抱臂好整以暇地看着凌月兮,高傲的扬了扬下巴,“说吧,我倒想听听这么多月你编了一个什么样的解释。”

  

  凌月兮脸上一阵尴尬,硬着头皮对上木子冥那冰冷的目光,她没来由地感觉到一阵害怕,“冥哥哥,当初不是我要离开你的,这一切都是太后在暗中搞鬼。你知道太后一直都看我不顺眼,我那个时候下定决心与你成亲冲喜,希望能救你一命,便进宫将这个想法告诉了太后。”

  

  说着,凌月兮忍不住悲咽了起来,看上去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,两行清泪毫无预兆的流了下来,“可是太后她听了之后很是生气,指着鼻子骂我,说您身份高贵,只有董家的女子才配当您的王妃。”

  

  一边说着,凌月兮一边不忘看木子冥脸上的表情,希望能看出些什么情绪来。只是令凌月兮失望的是,木子冥面上波澜不惊,见她停了下来,木子冥面无表情的催促道,“继续说。”

  

  以前木子冥都是把她放在手心里捧,何曾这般过?

  

  凌月兮暗地里咬了咬牙,面上还得继续哭丧着一张脸,“太后怕我坏了她的事,就找了董家的两个人绑着我,把我丢出了京城。那两个人警告我,说太后已经给您订了亲事,让我日后不得再踏进京城一步,否则就杀无赦!”

  

  “哦?!”木子冥冷笑一声,“若真如你所说,母后当初应该会直接杀了你,怎么会心慈手软的放你离开呢?”

  

  凌月兮被木子冥怼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“太后可能顾念到你,就放了我走。后来我遇到了徐太尉和徐夫人,徐夫人喜欢我,便留我在身边,对外只说我是她侄女。我怕被太后认出来,便日日带着这面纱,不敢以真面目示人。王爷,月兮所言句句属实,您一定要相信我呀。”

木子冥的白月光来了呀 董于唯你危险了
第一卷 乡下篇
- 收起
为该书点评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
更多登录方式